• 图片展示
    搜索

    西港“生死时速” || 深度

    发表时间: 2019-11-16 00:00:00

    作者: 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    浏览:



    买地、买楼、建厂,博彩业、旅游业、服务业——发展不如我国县城的东南亚海滨小城市,红得发紫——但当初汹涌澎湃登录西港的人似乎正在逃离这座魔幻城。


    本文由无冕财经(wumiancaijing)原创首发

    作者:徐三多

    编辑:程昱

    设计:甄开心

    实习生:何慕丹


    一夜天堂,一夕地狱。


    有多少人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到了柬埔寨的西哈努克,希望在这片欲待开拓的地方找到发财致富的机会,走上人生巅峰。


    但事实上,陷入杀猪盘、被当作菠菜一样收割,做完工程收不到工资,连夜跑路……西港的现状被形容为“乱成了一锅粥”。


    谁都没想到一栋倒塌的楼和一纸禁令,就令西港发生了“巨变”。


    西港巨变


    第一次感觉到身边出了大事情,是周豪(化名)房东来收房租时跟他抱怨,楼上那层的几十位租户连押金都没要,连夜消失。周豪这才恍然大悟,怪不得这段时间,公寓越来越安静了。


    2014年就来西港发展的周豪,原本只是旅行社的小导游,因为时常带客人来西港,加上自己也喜欢海边,就索性在这边扎了根。


    随着柬埔寨政府对西港的各种利好政策,西港进入了发展的高速通道。据柬埔寨西哈努克省税务局局长孙西坡表示,2018年,该省的税收收入达1350亿瑞尔(约3300万美元),同比增长86%。


    “主要是介绍中国人到西港做些投资,包括买房及其他”,周豪笑称自己就是赚点小钱。近年来,到访西港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,据柬埔寨官方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柬埔寨入境人数国际游客达333.85万人次,同比增长11.2%,其中中国人占4成。


    “中国人来西港有很多是来旅行的,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来西港赌博玩,再后来就是形形色色的人”,周豪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西港。


    他们或是一掷千金想从赌场捞回一笔,或是抱着不发达绝不回乡的雄心壮志,还有人从国内被骗到这里成了博彩业的“黑窑工”……在这里的每一天,都充满了纸醉金迷,也见证了一夜将身家输个精光的“刺激”。


    但一切在“8·18”这一天戛然而止。


    8月18日,柬埔寨首相洪森签发了一份“停止颁发网络赌博牌照”政令,即日起禁止颁发各种形式的网络赌博执照,全面整顿网络博彩业。


    柬埔寨首相洪森签发的“停止颁发网络赌博牌照”政令。图片源自网络。


    至今柬埔寨政府颁发了163张赌场牌照,其中91张在西港,这一纸禁令让西港陷入了恐慌当中。


    这并不是西港第一次要打击非法网络赌博。


    打击非法网络赌博行动开始伊始,在这些“菜农”眼中,认为只是“小打小闹”,更有菜农嚣张到在社交平台上表示“我就在xx种菜,有本事来抓我”。


    当中国公安部代表团访柬,第一天就在西港抓了127名电信诈骗嫌犯的时候,“菜农”们表示“小问题不慌,计划跟上,倍投跟上”;


    当移民局开始全国严查各种证件,甚至在波贝等地抓了很多人的时候,“菜农”们也丝毫不减慌张,仍是“倍投要跟上”;


    即便是柬埔寨政府签署了“全面禁止网络赌博,停发牌照”的时候,“菜农”们仍旧戏称“本来带六码计划,吓得我手一哆嗦,计划10码”。


    但看到身边越来越多的“菜农”被抓捕,这些“菜农”们才发了慌。


    人少了,直接导致生意难做。在西港这样寸土寸金之地,一个连菜市场的铺租都要“九千多美金”,大量外来人口的撤离,生意一落千丈,随着生意清淡的周期拉长,陆续有人撑不下去了。很多人为了止损,把别墅和档口都抛了,连“2万美元的押金都不要了”。


    倒退十二年?


    曾有人预测,西港将为此倒退二十年。


    讲真,整个西港的发展还不到十二年。2007年,这里还是一片无水、无电、无路、无网的蛮荒之地。


    中国的红豆集团率先来到西港开疆辟土,为西哈努克港打造出了一个“经济特区”,也为“一带一路”中柬之间的合作起到了良好的开局作用,被习近平主席高度评价“蓬勃发展的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是中柬务实合作的样板”。


    作为柬埔寨第二大城市,西哈努克自身条件也是得天独厚。首先是作为全柬最大的港口,它的货物吞吐量占到了全国的90%以上。不仅如此,富含石油;拥有堪比马尔代夫、帕劳的海滩,有着不可小觑的发展前景。


    据《光明日报》报道,2018年,西港特区内已累计实现总产值10.01亿美元,对西哈努克省经济贡献率已超过50%,还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进驻——截至2018年年底,西港特区共有161家外企、共获得13亿美元外资,为柬埔寨规模最大、影响最大、社会形象最好的经济特区。


    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。图片源自新华日报。


    企业的到来也改变了西港当地人的命运。


    2011年,柬埔寨人钱索廷进入了西港特区红豆国际制衣公司,他被分到了裤子组。此前他的工作很不稳定,常常失业在家。对于钱索廷来说,每天掐着时间上下班的工作,一开始他也不是很习惯,总是变着法子偷懒。不过,日子一久,公司也尊重柬籍员工,该给的假期一点也不少,收入比起每天无所事事要高出十几倍,钱索廷不但喜欢上了这份稳定的工作,还把妻子、弟弟引荐到了制衣公司,自己也成为了裤子组组长,升职为了一名“高级蓝领”。


    家里人都挣钱了,生活也越来越好。钱索廷还从中发现了商机,购买了一辆面包车,接送特区里的工人赚取外快。在西港特区崛起的时间里,钱索廷成了村里最富有的人之一。


    和钱索廷一样,抓住机会的还有一批人。很多当地人看到了西港发展的势头,把自家还不错的房子拿来出租,萨姆恩就是其中之一。


    他很早就看到了来西港的外来人口增长的势头,将多年积蓄将家里的房子翻新为小排楼,一个房间每月的收入至少300美元。现在,他不用工作,每个月坐收房租逾2000美元,而这已经抵得上柬埔寨人一年的收入了。


    “疯狂”西港


    后来,西港进入超速发展期,一切都变了。


    连早期的柬漂都开始怀念,“海是清的,天是蓝的”,最重要的是“物价不高,民风是淳朴的”,西港的巨变从2016年开始,2018年进入“疯狂”。


    有海滩,又有大量的工厂,头脑灵活的人将目光锁定在博彩业上,大量资本进入西港,开办起赌场来。在柬埔寨政府颁发的163张牌照中,有91张花落西港,已经超过了波贝、巴域这些边境城市,更是超越了首都金边。


    1997年起,柬埔寨政府就允许外资设立赌场,到2007年时,柬埔寨仅有24家合法赌场。但以2019年为最盛,仅今年上半年,柬埔寨就颁布了80多张牌照,占到历年发放牌照的50%。


    而按照柬埔寨财经部一位副总干事的说法,柬埔寨政府从博彩业获得的税收,去年为4600万美元,今年预计达到7000万美元。仅金边唯一的赌场Naga(全柬最大)每年就为柬埔寨财政收入贡献上千万美元。


    赌场开起来了,人也来了,涌入的15万外地人口需要住处。从博彩业赚到了钱,转而聚焦在房地产业。


    几年内,西港地价翻倍,房租更是涨了5-10倍。


    西哈努克房价。图片源自柬埔寨房地产网。


    从2007年至2019年期间,西哈努克省内共开发了1000多个建筑项目。据国土规划建设部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,仅2018年全年,西港建设局共批准了297个建筑项目,建筑面积达到了165万多平方米,整体建筑投资总额超过了50亿美元,同期增长了58%,占据了全国投资总额的20%。其中,层高5至40层的建筑项目共有218个。


    在西港,房子卖出了超过国内二线城市的价格,2000美元以上的公寓比比皆是。在西港机场附近的土地上,随处可见出售土地的牌子。这里的土地价格也水涨船高。


    据房地产公司Key Real Estate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数据显示,在西港,最不靠近海的区域Sangkat 1,土地价格从2018年的每平方米200美元到2019年每平方米400美元不等,增长了64.5%,领涨西港其他片区。Sangkat 4中,每平方米超过1400美元。


    西港地价。图片源自网络。


    “目前,在领海大道一带的低价已经涨至4000美元/平方米”,Century 21 Fortuna Investment公司总经理瓦威良坦言,“没有任何国外投资商敢于高价收购土地,只有中国投资商。


    投资人薛蛮子继日本京都、泰国苏梅岛民宿项目之后,也看好西港。据《证券时报》报道,今年上半年,薛蛮子收购柬埔寨最大的基础建材公司百川实业,之后宣布“投入巨资扩建30条免烧砖生产线,4条加气块生产线,1家玻璃深加工厂,1个建材城。”


    西港的状况很适合用中国成语中的“拔苗助长”来形容,但嗅到金钱味道的人总是选择忽略本质。


    铜臭味令人发狂。各色人等涌入西港,包括从事网络诈骗、电信诈骗、洗钱、毒品走私等不法分子。柬埔寨警方数据显示,2018年西港发生105起犯罪案件,犯罪率上升25%,其中,较重的刑事案件为29起、较轻案件为76起。


    疯狂回归到理性,需要的是一次死地后生。


    6月22日,西港的一幢7层高大楼突然坍塌,致使多人死亡及受伤。这幢还没有获得施工许可证的建筑物,曾两次被暂停施工。当然,这幢大楼是为了“菠菜大军”(博彩)而建。


    “逃离西港”


    8月,是西港多米诺骨牌开始倒塌的开始。


    第一幢大楼的倒塌还在调查之中,西港第二幢高9层的高楼又被查出了问题:墙体倾斜、开裂,质量堪忧,而该楼已经投入使用。同月,另一幢建筑物发现左侧下沉问题,被要求拆除。紧接着,柬埔寨政府开始酝酿新的《建筑法》。


    8月,柬埔寨总理洪森两次签发禁令,“停止批准和停止颁发在柬埔寨经营的各种’网络赌博’营业执照”,必须在2019年查封所有违法网络赌博活动。


    8月下旬开始,有人陆续逃离西港,以第二道禁令之后为最甚。

    据柬埔寨民航国务秘书处发言人辛占西沃塔于9月17日表示,8月31日-9月5日期间,西哈努克省国际机场旅客离境与抵达人数呈现异常,离境人数比抵达人数高出20%。此前一段时间,离柬人数与抵达人数差距仅为14%。


    尽管柬埔寨官方理由是,雨季到来不宜施工,中国技术工和投资者回国过中秋等原因导致这一结果。但在西港大家都心知肚明,逃离西港是这些非法“菠菜大军”的不二选择。


    大量的人口流失,“繁华”的西港得以展现最真实的样子:人们不敢凌晨还在街头逗留,生怕一个飞车党,自己丢了钱财还挂了“彩”;也不敢轻易露富,不敢轻易相信人……


    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渴望离开西港,”来自广西的香料商人阿梅(化名)已经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,她在贴吧里开始转租摊位。一个月5000美元的摊位租金、越来越多的餐馆倒闭、无人问津的生意,每天早出晚归是为了房东打工。


    2018年是阿梅最好的日子,抛去房租等各种费用之外,她每月净收至少能达到5000美元及以上。原本计划在西港赚上几年钱之后,阿梅就回广西老家盖个小楼做些清闲的日子。只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,尤其是在西港这样一座城市。


    阿梅是离开派,是依旧还在西港的外国人中的大多数。很多人为了减少损失,开始在各类论坛上抛售各类设备:发电机、餐厅后厨用品、空调、电脑、床架子,主要也是为了减少一些损失。


    离开派实际上又分为了两派,一派是做些小本生意的人,如阿梅这样。还有一派则将战场从西港转移到了柬埔寨其他城市,金边、波贝、帕劳,他们带着“定要衣锦还乡”的壮志离开西港,转战另一座野蛮生长之城。


    坚守派之所以还留守西港,“西港自有的产业,包括经济特区、石油产业、博彩业、旅游业,足够支撑这座城市发展”,小符(化名)在西港一家房产公司工作。


    好消息是,近期柬埔寨民航秘书处批准了扩建西港国际机场的总体规划项目,以增加客运量达到每年1000万人次,以此为2022年在西港举办的东盟峰会做准备。


    本文系网易新闻·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特色内容。




    版权声明

    ?文由无冕财经原创首发,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!商务、内容合作,请联系小冕(微信号:xiaomian0504)。

    ?无冕财经系网易新闻·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特色内容,现已覆盖今日头条、搜狐财经、网易财经、凤凰新闻、一点资讯、新浪财经头条号、新浪微博、UC头条、百家号、企鹅号、雪球号、蚂蚁财富号等平台。

    文章内容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删除。

    西港“生死时速” || 深度
    他们或是一掷千金想从赌场捞回一笔,或是抱着不发达绝不回乡的雄心壮志,还有人从国内被骗到这里成了博彩业的“黑窑工”……在这里的每一天,都充满了纸醉金迷,也见证了一夜将身家输个精光的“刺激”。
    长按图片保存/分享

    热门文章

    每周人物

    图片展示

    版权声明

    凡来源为无冕财经的内容,其版权均属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。未经广州无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书面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、复制、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。

    粤ICP备19143347号-1

     

    联系我们

    地址: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中路376号浩蕴商务大厦1610

    邮编:510000

    咨询电话:020-89562149


     

    关于我们

   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,奉守专业主义,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,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,深度调查,一手原创采写,只为“互联网+转型,创业,投资”案例发声!


    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    使用企业微信
    “扫一扫”加入群聊
    复制成功
    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    我知道了
    彩票大厅登录